近日,记者走访邹城市的一家大型金针菇生产企业以及几家种植户,发现不少种植户已不种金针菇了,企业也是每天赔钱在硬撑。从2012年以来,金针菇价格一直在走下坡路,2013年更甚。
  据邹城市常生源菌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常猛介绍,2012年,小作坊式的金针菇种植户基本都倒闭了,大的金针菇企业也亏损了很多。那些技术不行、资金链不完善的企业也面临着倒闭或者转行。金针菇

  价格急坠,企业“伤不起”

  4月20日,记者采访到了山东省农科院食用菌专家曹德宾。他认为,目前金针菇的市场状况,的确是处在一个低谷时期。确切地说,这个寒冬期应该是从2011年夏季开始逐渐显现的。当时的千克价约在10元左右,致使一些新上企业感觉与期望相距过大或因资金链断裂无法维持而中断了继续生产。该现象至2012年夏季加剧,最低潮时曾跌入不足4元的谷底。

  常猛从事金针菇工厂化生产已经近10年了,他说,金针菇出厂价最贵的是在2009年,那时候是13元每斤;2009年和2010年这两年的价格也可以,都在10元以上;2011年逐渐下滑,滑到了5元每斤;2012年下滑最厉害,均价3元每斤;2013年这几个月均价也就是2.5元每斤。寿光市食用菌研究所所长孙庆温说,近年来,大棚金针菇种植户倒闭的在80%以上,他们一直盼着奇迹出现,但是奇迹一直没有出现。金针菇越来越不挣钱,他们有的不再种蘑菇,有的改种其他菌类。

  常猛说:“这个寒冬,坚持不住,就倒下了。坚持住,春天就来了。”

  产量激增,市场“吃不下”

  孙庆温介绍,金针菇处于寒冬期的原因是它逐步步入了工厂化的生产进程之中,其产量的增加要远远快于市场需求的增加。加之普通家庭对金针菇的消费实在是太少,他做过相关的市场调研,对于这样一种营养丰富的菌类,老百姓认识金针菇的很少很少,更不知道怎么吃,金针菇生产企业为此负有很大的责任。

  出现市场寒冬期受危害最大的就是所谓的金针菇工厂化生产企业。曹德宾说,很多企业一窝蜂的上马金针菇,出菇后一起涌向市场,由于高温季节的消费量大幅减少,市场不堪重负,经销商必然就地压价。无序的竞争、混乱的市场,最终损失的除了经营者,生产者成了冤大头。

  趋利避害,业者要“掉头”

  要想尽快走出金针菇的寒冷市场,孙庆温建议:“大企业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大作广告,宣传自己品牌的同时,宣传金针菇的药用和食用价值。谁先开发市场,谁先得利。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也不是一个企业的问题,是整个食用菌行业的问题。种植户、专家、生产企业都有责任与义务来宣传,让公众充分了解。工厂化金针菇生产企业做好技术服务体系、技术研发中心,搞好宣传的同时,还要下大力气做好技术把关。”他预测,在市场的自然调解下,大约1年之后,金针菇的市场会迎来春天。

  曹德宾建议:小作坊式的生产者,应该调整为平菇、姬菇等品种,只在低温季节做金针菇;小企业可以采取调整品种结构等方式,如缩减金针菇50%的生产能力,并将白色菌株更换为白黄色或黄白色菌株,以适应市场的要求,并增加中低温型姬菇、真姬菇(海鲜菇)等品种的生产,越过寒冬期;对于较大型企业,也可参照中小企业的做法,继续进行类似的温水气光等条件的控制,发展真姬菇等中低温型品种。

  信心依旧,仍有人“加码”

  尽管金针菇市场如此不景气,常猛却依然投资1000多万再建厂房生产金针菇。他解释说:“我相信,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金针菇可以走进千家万户。如果等行情好了再建厂,那就晚了。我做过统计,我的几个直接批发金针菇的客户,他们原来每天也就批发个三到五箱,大约100多斤;2012年以来,这几个客户的批发量直线上升,每天都批发50箱,大约2000多斤。他们都说,现在来买金针菇的人越来越多。”

  作为山东省第二届“乡村之星”,常猛建议金针菇生产企业,在寒冬期要加强管理,降低成本,提高单产,提高质量。他说:“2008年到2011年,面临的是不正常的市场环境。这个行业要想走上正常道路,必然会经历一个寒冬。这个寒冬期既是一次考验,也是一次机遇。考验企业的管理、技术,技术好,才能提高产量和质量;只有把质量做好,才有市场。过去这个寒冬,春天就到来了。”本文转载自: 易菇网http://www.emushroom.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