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有记者深入湖北部分县镇,采访当地电商创业者,了解农村电子商务发展情况。其中,既有创业者做电商,将湖北的花菇卖到全国各地,甚至远销到海外,一年销售额逾2000万;也有汉正街传统服装商“玩”电商,一年就亏掉150万……

  现状:3万湖北新农人网上淘金

  2015年,对于湖北红安48岁老农民胡建军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开始。这一年,他从一名老农民成功转型成为一名“淘宝掌柜”,放下“锄头”,干起了“电子商务”,把“自留地”里的农产品通过淘宝网卖向全国各地。

  胡建军仍记得,2013年,全村花生大丰收,看着全村新榨好的花生油,全部装箱包装好,却因没有销路而一筹莫展。2014年11月18日,阿里巴巴红安产业带与佰昌好批网正式上线,村民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也加入了电子商务的浪潮中,经过培训、网店策划、产品包装……短短1个月时间,村民积压的花生油就销售一空。自此,胡建军也跟着学习开网店的知识,去年初就开通了自己的网店,销售农产品,“现在只要东西质量好,就不愁销路了!”

  据湖北省商务厅透露,截至2015年10月底,全省26个国家级、省级示范县共发展农村网民467万人(本土务农村民,不含外出打工者),超过 10万人从事农村电商业务,网络交易额89亿元,三项指标均位居中部第一。阿里巴巴等全国前十大品牌电商均在湖北落户。全省15个县市成为国家电子商务进 农村试点,3万湖北“新农人”在淘宝上开店销售农产品。

  案例:老子线下犯难 儿子线上日卖200万元

  打开淘宝网,排在食用菌销售额榜首的是“楚品源”牌香菇,其产品来自随县的湖北品源食品有限公司。从2013年开始,品源网上销售额从50万元增至1200万,3年暴增23倍。

  2011年,罗圆的父亲创办了湖北品源食品有限公司,从事香菇、木耳出口贸易。当时,随县有食用菌出口企业20多家,品源算是后起之秀,在激烈的出口竞争中,难以扩展市场空间。

  80后大学毕业生罗圆考察市场发现,全国香菇日均需求量在7000吨左右,仅武汉市一天大约吃掉300吨,“大多菌企都把出口贸易作为主要业务,不太重视国内销售,通过互联网零售的更少”。

  罗圆嗅到新商机,迅速组建网络销售团队。2012年底,“楚品源”入驻天猫,主要销售香菇产品。很快,年轻的儿子就让父亲刮目相看,2013年他在网上卖出了50万元的香菇,到2014年猛增到近1000万元。而在2015年“双11”,仅一天便拿下了200万元单子,全年销售额2000万元。

  记者在随县看到,这里从事网络卖香菇的不只品源一家。在随县香菇发源地吉祥寺村,有40多家菇农在网上淘金。去年底,村里的电子商务店已装修完毕,这是村集体与淘实惠合作,设立的电子交易服务中心,针对菇农开展业务培训、网络交易、物流仓储等业务。“依托香菇产业,打造电子商务村。”村支书张国 勇说,有了电商服务平台,既方便村民购物,还能把“山货”卖得更远,让村民在网上挣大钱。

  案例:网店比实体店烧钱 男裤大王一年亏了150万

  农村电商虽然吸引人,但也并非可以随处“捡黄金”。

  喻林(化名)以前在汉正街做服装生意,既做品牌代理,也在武汉郊区拿地建了厂房,自创了两三个品牌,专门做男裤。借着早些年汉派服装兴旺发展的东风,他的生意越做越大。但从2013年起,喻林明显感觉“钱没那么好赚了”,线上销售对线下销售冲击很大。他开始思索着转型。有朋友劝他也做电商,加盟 店照做,少开几家直营店,把重心转移到线上。他动心了,“那时同行之间聚集,吃饭喝酒总能听到某某开网店,一年就赚了几百万。我既不服气也不甘心,难道别 人做得起来我就做不起来?”

  2014年5月,喻林高薪聘请了几个懂互联网技术的年轻小伙子,组建了一个线上营销团队。“我想着,线上和线下销售的产品有区分,于是我将服装 电商定位于面向农村,主要走低端路线。”但让喻林意想不到的是,“网上只有更低价没有最低价,而且‘抄版’现象严重,有时候我刚推出一个新款,想做爆款,几乎第二天,网上就有同款出来,而且价格更低。”不仅如此,做服装想打造出爆款,就需要导流量,而在网上推广的价格在喻林看来“高得有些离谱”。

  苦苦支撑了一年,喻林为做电商前后陆续投入了200多万,但“每个月都在亏损,最后实在亏不起了”。最终,他痛下决心“止损”,“一算,这一年就亏掉了150万。运营一家网店比开两家线下实体店的成本还要高”。

 

观点一:农村电商遇“人才短板”

  “几年前我在京山县流转了300多亩地种有机水稻,因为投入成本高且产量不高,米价自然较贵。尽管米的品质非常好,但通过传统渠道销售一直不佳。眼看着这两年电商炒得火热,我也心动了,但是又对电商一窍不通。去年下半年,我参加了一个公司组织的电商培训,第二天对方就让我刷卡交了2万多元钱, 说帮我做电商。但我发现,其实他们就是帮我注册了一个网站……”在京山县种有机水稻的创业者余强(化名)向记者抱怨。

  记者在走访湖北多个县乡的农村电商时发现,目前农业劳动者年龄普遍较大,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缺乏电子商务知识和操作技能,发展电商在营销、运 营、设计等岗位都有不同程度的人才缺口。多名农村电商创业者反映,农村创业培训分散在很多个部门,有农业口、科技、民政、人社、团委、妇联、工商联等等,各搞一摊。

  采访中,一位农村电商企业负责人无奈地对记者说:“做电商需要思维活跃的年轻人,但招年轻人难,留住年轻人更难。在县城里聘用一个大学生每月工资2000元就有人愿意干,但是在农村开出3000元的工资也无人问津。”

  观点二:打通农村“最后一公里”

  记者在探访中发现,目前湖北及至全国的农村电子商务尚处于起步阶段,面临缺人缺钱缺配套服务等多重困境,尤其是在基础设施建设、竞争力打造、创业平台搭建、物流体系及相关培训等方面还存在诸多短板。其中,就物流而言,有专家曾表示,我国农产品物流环节的损耗平均比例是30%,而美国、日本等发达 国家则为3%、甚至更低,相差十倍之多。

对此,湖北网商协会会长许强认为,农村太分散,导致物流体系的建设成本很高。现在大城市都有物流园区,但是在农村想建一个仓库却很难找到建设用地,基层政府也没有相关的政策支持,“农村缺乏冷链物流设施,是导致农产品价格剧烈波动的一个重要因素,只有打通农村‘最后一公里’,农村电商才能实现飞 跃式发展”。

观点三:抛开传统的买货卖货思维很重要

这是很大的一个误区,很多电商平台认为一个线上B2C平台,通过导流量,客户就会到线上购物了,其实错了!农产品电商千万别以传统的B2C的思维去搞,那样去搞绝对死路一条。顾客买的不仅仅是产品,是健康生活,因此农产品电商需要让消费者从商品背后的故事、种植基地、采摘体验、物流体验、可追溯、供应链可视化等维度全程展现,所以传统B2C的思维是致命的伤。

观点四:要注重客户体验,培养忠实吃货粉丝

未来的农产品电商一定要培养忠实的吃货粉丝群,这是粉丝经济发展的商业价值,拴住一个人就可能拴住一家人,更有可能拴住一群人。

千万别把消费者当傻子,将一个客户不满意的订单置之不理,这是最大的失误。吃货这个东西最容易带来的就是口碑传播,如果出现不满意的,将伤害你的一大群客户。记得有一个农产品电商老总给我说:无论什么原因,导致客户拒收的,如果价值不是高得离谱的话,能够送客户就送客户,留下的是一个口碑与客户感动。何况有的商品及时退货回来也无法二次销售或者更多的损耗。

一直到今天,中国农产品电商尚未呈现出一个真正的行业标杆,整个领域存在诸多的问题,有问题就是发展的机会,以互联网思维探索中国传统行业,一定具有极大的潜在的商业价值,这不是一家公司的使命,是这个行业参与者的共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