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经进入收官阶段。中国的城乡发展不平衡问题,已经成为制约经济均衡发展的重要因素,也引起了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的关注。可以说,农民收入增长,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收官的成败!

         中国农业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张正河教授指出城乡差距主要表现在六个方面:一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二是城乡教育差距。三是城乡医疗差距。四是城乡消费差距。五是就业差距。六是政府公共投入差距。 

        城乡差距,长期存在,但每个人的感受是各不相同的。​久居城市,远离农村的朋友,以及久居农村,不接触城市的人。虽然通过媒体,对于城乡差距有所了解,但对于城乡差距意味着什么,缺乏切身的体会。日益扩大的城乡差距,对于既熟悉城市,又了解农村的童鞋而言,这种同感,会更加强烈。

         张正河教授总结的六个方面的城乡差距,既相互独立,又相互影响,基本反映了城乡差距中的主要问题。今天,五哥仅就城乡收入差距,谈一点个人看法,不当之处,敬请谅解。

​​        这张来源于网络的图表,汇总了自1990——2013年城乡居民收入情况。主要包括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年人均纯收入、城镇/农村收入比例。

        从图表可以看出,城乡居民的收入都出现了较快的增长。与此同时,从图形的喇叭口张口的幅度看,城市居民收入增长更快,而农民收入增长速度明显落后。城镇/农村收入比例,在2009年达到3.3,也是自1990年以来的最高值,随后出现下降,可见城乡居民收入增速差值,在收窄,但绝对差距在拉大。

​​​        城市居民收入,从2013年开始,增速在下降。2013年开始,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在提高。但由于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基数较大,尽管农村居民收入增速已经超过城市居民收入增速,但两者之间的绝对差异,还是在不断扩大。实现城乡居民收入均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难以实现。这个现实,应该引起依然务农的朋友们的关注。面临选择,也是一个参考的依据。

       中国的数字,尤其是统计数字,真实性屡遭诟病,估计地球人都知道。对于农民收入,由于没有其他来源,就姑且认为这个数字是基本准确的。既然农民收入在增加,那么收入增加主要来源是什么呢?

农民工数量增长趋势
农民工数量增长趋势

​        从图中可以看出,农民工数量始终处于增长态势,越来越多的农民离开农村,进城务工,转向非农产业。虽然从2011年开始,外出务工农民的增速在下降,但总规模在持续上升!

​​

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趋势最低工资标准上调趋势

​        经常关注新闻的童鞋,对外资企业外迁东南亚的话题,应该不陌生。这与上调最低工资标准,导致的用工成本上升直接相关。随着经济的发展,工资上调,已经持续了多年。农民工的工资,自然也逐步得到提高。   

         五哥,作为一个非专业人士,力图通过农民工人数的增加,以及最低工资标准的上调,寻找到与农民纯收入增长之间的关系,但感觉缺乏数据支撑,力不从心。只能从大的方面,揭示农民纯收入增长规律。

        众所周知,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房地产野蛮生长,已经成为一个现实。在这一过程中,大量耕地被高楼大厦所替代,耕地总面积基本处于下降通道。而最近几年粮食价格,也处于下降趋势。从这两点看,农民纯收入中,来自农业的收入,是负增长。

         如果把农民工总数扩大、最低工资标准上调、来自农业收入的下降,对比三个变量的变化,两增一减,很明显可以看出,农民纯收入的增加,一定是来自工资性收入,也就是来自非农产业收入的增长,是农民纯收入增长的直接因素。

          ​中国农村,情况千差万别,不乏有一些地区的发展较好,一些地区通过结构调整,增加了农业生产力水平,收入有所增加。在前几篇文章中,有关农民出路问题,也引发了一些讨论,甚至争论。有人感觉,农村比城市好,更愿意留在农村,这很正常,每个人的追求和选择,本来就不同。与此同时,农村未来的发展,必然是有人选择走,有人选择留。有人走出去,留下的人发展才更有基础,更有希望。

         谈到农民问题,不能聚焦个别地区,而要从整体情况看问题,得出尽量有说服力的判断。在目前看来,农民作为一个低收入群体,城乡收入绝对差距,依然在扩大。在可以遇见的未来,这个扩大的趋势仍将持续。


五哥小结

         五哥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也在关注农村。作为一个自媒体人,不能因为乡情,而盲目吹捧农村。我依然坚持自己的判断:三农问题的根源,不在农业。解决三农问题的出路,自然也不在农业本身。农民的未来,在于城镇化,非农产业必将是未来支撑农民收入增长的主要推动力。走与留,是你个人的选择。

        梦想,必须有,万一实现了呢?但生活,是现实的,人不能生活在梦中!​

来源:五哥的博客

      ​